大概会是黑历史

画画的

【许墨】一眼万年

配合上条po食用
更差

鲸落:

*女主视角
*黑化有 OOC有 这是个很老老老老但是超喜欢的梗了
*看热度也许会有撩撩视角?

————————————————————————
BGM:《Alternative》http://music.163.com/song/27552012?userid=351798138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你的研究所,那次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去请你参加节目。其实当初听到你名字后一大串小彩旗一样的头衔的时候,我以为你准是个穿格子衫戴厚眼镜把钥匙别在腰带上的老干部式的科学家。所以第一眼见到你并没有认出来。



那时我手里正紧攥着节目策划,清了嗓子,看着窗外午后金黄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香樟树叶剪成摇摇晃晃的碎片落进走廊,深吸一口气,准备转动门把手。谁知门开了,我赶紧缩回手,一抬头,你就撞进了我的眼帘,从此,再没能走出去。



我对上你暗紫色的眼睛,你的睫毛轻轻地磕在眸子上,淡漠而疏远。那是双怎样的眸子,是远日点时的南极洲那片千年不化的冰川,是北冰洋深不可测而暗流汹涌的钴蓝色海水,是沉寂着欲望的沟壑,是埋藏着快乐的洞穴,是深渊,是海沟,是那个我第一次看见就知道我再也逃不出也不想逃出去的精致而坚固的牢笼。然后是你削尖的鼻梁,犹如画室里那一尊尊石膏像,将阴影投在你另一侧脸上。极薄的唇瓣微微张开,露出新贝般的牙齿。我仿佛看到你柔软的舌头,微微蜷曲着和我接吻,而我孩子般微微颤抖,垂下的眼睫毛如你笔下的蓝蝴蝶不停地扑闪着翅膀,你会认真地凝视我,眼神复杂而深情,仿佛南太平洋上的落水者在欣赏这折射着阳光的碧色海水,绝望而心甘情愿。你手插在白大褂里,不经意露出一截苍白的手腕,青色的血管在近乎透明的皮肤下蜿蜒。那是执过沾满鲜血的解剖刀,抚过一条条将逝生命的双手,恍惚间看见你的划火柴点燃酒精灯时火焰照亮你修长白暂的手指,计算出代表了千变万化的数字时搭在铅笔上的微微颤动的指尖,上课时写下疏朗有致字体的被粉笔染白的手,又看见你敲击键盘为我定制精密而无懈可击的计划,画出那只被囚禁在牢笼里的蓝闪蝶,看见你别有用心而目的明确地买来娇艳的玫瑰,写下能使我心跳漏拍的只言片语,抚过我的发梢,脸庞,脖颈,后背,大腿。你冷静而心无旁骛地下着一盘棋,布下一张让我无处可逃的网……你穿着黑色衬衫,搭配粉色领带,外面是没有一丝褶皱的雪白的大褂,它们完美地覆盖了你的身躯,将你那颗砰砰跳动的心脏温柔包裹。我知道在以后,你和我相处的每分每秒,它未有一刻因我而悸动,只是如精密的仪器般不差丝毫地工作,仿佛只是为了你那个自以为完美的计划。后来的后来,你似乎感受到它会痛,一下一下,深入骨髓,你紧紧捂住它,却无济于事……



晃过神来,我被自己一闪而过的如此多的想法吓住了,摇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抛掉,再次望向你,你脸上似乎有一闪而过惊讶的表情,却又消失,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朝我点点头问好。



于是我张口



“你好,我找许墨教授。”



声音回荡在干净的走廊。



————————————————————————

Thanks☆


好看的男孩子果然还是太难画了吗……

今天份的摸鱼
是老妍妍本人了

17.2.1
许墨
在图书馆瞎涂